一川清流的个人门户
炫门户
来访

今日

论坛 BBS<返回论坛列表页
知了猴,镌刻在记忆中的童趣
2016年7月29日 13:43
分类: 文化生活



  知了猴,镌刻在记忆中的童趣 文/一川清流 在大割“资本主义尾巴”的年代,恰是我的童年时期。虽然那时全社会最大的特征就是物资匮乏,几乎所有商品都是凭“票”供应,很少听说“三高”之类的毛病,甚至不少人面带菜色,但现在回想起来,倒也有很多值得怀念的地方,比如没有环境污染,不论是乡村,还是城镇,只要是有水流动的地方,保准能捉到活蹦乱跳的鱼虾。由于我家兄弟姊妹多,而且正值生长时期的我们食量日渐增大,加上父亲的工资多年原地不动,所以母亲常常为一家人每天的吃饭发愁,能填饱肚子就不错了,根本顾不了什么营养均衡搭配,更不像今天的很多少年儿童营养过剩。常言说:穷则思变。为了能在不久的将来让家庭打个翻身仗,母亲在自家宅院内种了很多树。你别说,这些树在以后的日子里,还真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,不仅改善了我家的生活方式,而且还给我留下了很多童年忆趣。比如院中的那棵杏树,每年芒种前后,金黄硕大的果子挂满枝头,吃起来那个透心甜啊,至今想起来依然垂涎欲滴。还如满院的香椿树,每年谷雨前后将采摘的春芽腌起来,既美味,又营养,平时还能将香椿叶用蒜臼揣碎,吃起来也是香喷喷的。尤其是栽满院子四周的垂柳,每年夏天不仅招徕满树的知了,而且还源源不断地自然生长出很多知了猴。记得会捉知了猴,那是上了小学以后。如何捉知了猴,我总结出以下三个步骤。第一步是黄昏时分,尤其是刚下过雨的傍晚时分。趁着天还没有黑下来,那些争相破土而出的知了猴,会用胸前那两把巨钳掏出一个薄薄的黑洞,只要食指往洞里一伸,知了猴就会紧紧钳住手指被乖乖地带出洞来。第二步是天黑之后,已经出洞的知了猴便争先恐后地往树上爬。由于那时作为奢侈品的“家用电器”手电还未普及,所以多数情况下只能在黑夜中用双手往树干上盲摸,不少行进中的知了猴就这样“出师未捷”。第三步是变成知了后捉蝉。漏网的知了猴很多,而一旦知了猴爬到高处,很快就蜕变成蝉,当地叫节了子。而我练就的捉蝉绝技,就是用麦面和成面筋,这东西高温下越用越黏,在竹竿稍上抹上一小块,一粘一个准。由于那时的生活模式极其简单,一般将捉回的知了猴用水洗去泥土,将节了子的翅膀剪掉,然后放在盐坛内腌上一夜,这样知了猴就不会蜕变,而且还入了盐味,第二天用铁锅慢火炕酥,吃起来那感受确实绝妙。转眼之间,这种时光已经成为几十年前的美好回忆。而在我移居到现在的城市生活中后,每到炎热的夏季,尽管身居闹市,总能随处听到始终未变的蝉鸣,有时偶尔还能在小区的树林下捉到满身金盔的知了猴。只是,如今的知了猴不仅越来越少了,更主要是受到的污染比较严重,据说现在的知了猴体内重金属含量很高。现在反观对知了猴的认知,最早觊觎的,还是知了猴的美味和营养。而当人们的物质生活和文明素养达到一定程度后,对知了猴的观感也就有了新的理解。咏蝉叹蝉画蝉而演变的蝉文化,可谓源远流长,由此不禁令人生发出“一声初应候,万木已西风”、“秋来吟更苦,半咽半随风”时光易逝、人生易老的慨叹,甚至还有几丝“莫侵残日噪,正在异乡听”的同情和怜悯。知了猴,不仅仅早已成为镌刻在我记忆深处的童趣,我觉得,知了猴更是人类的朋友,是大自然中“饮露身何洁,吟风韵更长”的精灵。正因为有了夏日的蝉鸣,大自然才多了丰富多彩的情趣,我们的日常生活才具有更多的诗情画意。但愿蝉鸣永远,但愿自然永恒,但愿我们的人生永远充满童趣乐趣。

  • 浏览: --

  • 分享: --

  • 转发: --

  • 评论: --

跟帖

 
标题 (当前可输入字数:50)  
 
内容
 
 
 
    更多功能
批量上传图片
上传视频
写博客
收藏本贴
接收邮件
使用日历
 回复通知 不通知 通过论坛短消息  
 
 
置顶帖子
<
>
论坛热帖
<
>